欢迎访问博天堂918娱乐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
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
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
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
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
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
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
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
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
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
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政坛人物 >

媒体盘点:台湾政治人物喊退出政坛六大模式

时间: 2019-05-10 20:47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中国台湾网4月20日讯 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有意参选台北市长的“立委”姚文智昨天表示,如果他代表参选却得到第3名,将永久退出政坛。不过过去也曾有许多政治人物因各种理由、扬言要退出政坛,归纳原因,大概有六种不同的模式。只是不管什么模式,多数说过要退出政坛的,其实后来许多都仍活跃在政治领域。

  2006年12月9日,当时参选台北市长落败的宋楚瑜,在败选后宣布“即日起退出台湾政治”不过,宋之后仍继续担任亲民党主席,并参选了2012、2016两届台湾地区领导人。

  今年3月李敖过世后,宋楚瑜在脸书透露,当初他说退出政治后,李敖曾写信劝他不可退出台湾政治,“雪中送炭的,才是真朋友,我对大师的侠士之风,感念不忘。”

  除了宋楚瑜,另一位以“退出政坛”许下选举承诺的是。2008年1月,在“立委”选举大败之后表示“‘大选’我自己负完全责任,我不推任何责任,‘大选’失败我就退出政坛。”后来谢败选,一度远离政坛。

  不过2010年7月,当选中常委,后来,他就在自己主持的广播节目中,为自己未守“退出政坛”承诺公开道歉。谢当时说,他对很多认为他不再管政治的人表示抱歉,“没有什么话好讲,选择该做的事,就是要做,做自己要做的事。”

  2010年台湾地区五都选举,高层点名朱立伦应战新北,让台北县长周锡玮颇不是滋味,周锡玮因此呛声,“若没参选新北市,我会完全离开政治。”后来党中央仍提名朱立伦,有意延揽周锡玮入阁,周予以婉拒,说自己要“裸退”。

  不过周锡玮今年重出江湖,争取下届新北市长党内初选。对当年退出政坛的承诺,他解释当年是顾及党的团结,退让给比他更有才智之人,但强调“裸退不是退出政坛,而是给自己一个真正自省的机会”,以此证明参选决心。

  2004年,前办公室副秘书长陈哲男儿子、“立委”陈其迈痛斥在野党将他和家人合资购买的“海洋帝国”房子,从市价2千多万元(新台币,下同),说成6千万,根本就是恶意抹黑,他以自己的政治生命作担保,强调自己的清廉,“什么时候说我介入任何公共工程的关说,举出一件我立刻退出政坛”。这个为了展现自己清白而允诺退出政坛的模式,也有不少例子。

  “团总召”柯建铭曾两次为自清而说要退出政坛。第一次是“立法院”2013年6月通过“会计法”修正案,引起社会反弹,代表参与朝野协商的柯建铭成众矢之的,不少基层党员要他下台、,团当时决议以党团名义提复议,柯与干事长潘孟安、书记长邱议莹并为引发纷扰向社会鞠躬致歉;柯强调“假如我一人独断,不是辞总召而已,我退出政坛都可以!”

  第二次则是柯建铭2016年发表新书《大局,承担》,书中写15年“总召”任内,通过2千件法律案、5万件议案、参与5百场协商,天天都像在考大专联考一样;只有他一早起床,就是在思考如何对付。他也强调,如果有乔任何利益在自己身上,马上就退出政坛。

  在蓝营方面,2017年主席选举打得如火如荼,参选人詹启贤爆料有贿选绑桩情形,当时的参选人之一吴敦义强调,百分之一万跟他没关系,“我不可能贿选”,只要有人能找到任何一场他去参加的餐会是他请客,他请那个人一百次,而他若从过去到现在有所谓贿选绑桩,他就退出政坛。

  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在退休的前一年,接受伦敦金融时报亚洲版专访表示,卸任退休后将从事帮助弱势团体的工作,并且到山区传教。这是一个最典型因为有不同生涯规划,宣称卸任后将退出政坛的例证。

  另外,曾担任9年屏东县长的曹启鸿,因关心环保、推动养水种电等施政,被喻为“环保县长”。曹在2014年县议会答询表示,卸任后不会再从政,也不会再投入选举。

  在方面,2014年台中市长连任失利的胡志强,中断连任三届、创下台湾民主史上地方首长最长任期的纪录,他后接受媒体专访时正式宣告退出政坛,并在脸书宣布转战媒体。

  不过,这三个例子的主人后来都并未兑现承诺。李登辉卸任后离开,后成为台联党精神领袖,迄今超过九十高龄仍活跃于政坛。曹启鸿则在2016年当局执政后,被延揽入“阁”,出任“农委会主委”。

  胡志强则在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“大选”,担任朱立伦竞选总部主任委员。后来洪秀柱接任主席时,他也担任副主席一职。

  “立委”段宜康2004年质疑连战女儿连惠心,将户籍从台北市迁入台北县淡水,就是为了逃税。在连惠心出面否认后,段宜康赌上政治生命,强调他说的是事实,而不是传闻。如果从来没有逃漏税的事实,“我愿意立刻退出政坛,辞去‘立法委员’的职务”。这种在爆料时赌上政治生命的,通常是为了加强自己爆料的可信度,也成为另一种模式。

  最近的例子是桃园绿党市议员王浩宇日前在脸书上爆料,“时代力量”台北市党部党工持有毒品。王浩宇质疑,涉入毒品案的党工持有大量毒邮票,“若非是贩毒、运毒,一般不会持有大量毒品”。他也呼吁,林昶佐及其助理,甚至是他本人与助理,都可以去验尿自清,同时许诺“若没有这件事,我愿意辞去议员退出政坛”。结果后来果然证实确有此事。

  2006年苏贞昌担任“行政院长”,曾扬言“半年内治安若不改善就退出政坛”。这种为了政策成败而许诺退出政坛的,也所在多有。

  2008年,“行政院副院长”邱义仁涉入台湾与巴布亚新几内亚“建交”款遭中间人侵吞疑案,他透过“新闻局”发表声明指出,即日起,退出,并将在近日离开政府后,永远退出政坛。

  不过2016年“大选”,蔡英文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,也首度成为“立法院”第一大党,邱义仁再受重用、出任“亚东关系协会会长”。蔡英文后来召开的“执政决策协调会议”,成员也纳入邱义仁。

  2009年“立委”选举,刊登报纸广告,以高铁为背景,并列出“立委”候选人名单、照片,呼吁选民返乡投下捍卫台湾、守护家园的一票。但广告内容漏列陈亭妃、游祥耀及陈金德等三位候选人,文宣部主任谢欣霓公开向三人道歉,坦言这是她从政以来犯下最大的错误,郑重向这三位候选人致歉;若这三人因此落选,她愿负全责,也愿为此退出政坛。

  多数许下退出政坛政治承诺的,都是为自己。但也有少数是为别人背书。例子之一是前台湾地区领导人及夫人吴淑珍涉公务,闹得沸沸扬扬。时任“立委”蔡启芳为力挺扁珍,挂保证两人行为绝对无罪,若被判有罪,他愿意退出政坛。后来扁珍果然获判有罪,蔡启芳也真的退出政坛。

  将代表参选新北市长的苏贞昌,2005年12月2日,因当时参选台北县长的罗文嘉卷入走路工事件,罗宣示若发走路工就退出政坛,苏贞昌也曾亲自为罗背书保证,说他愿负这个责任,若罗买票或授意买票,“我也退出政坛”。

  另一个知名的例子,是2013年前秘书长吴乃仁与前“立委”洪奇昌因台糖土地低价出售案涉背信罪遭起诉。同属新潮流系的时任台南市长赖清德哽咽表示,这是一个冤狱,他愿意以个人的政治生命保证吴乃仁与洪奇昌的清白,两人如有任何不法,他愿意退出政坛。

  不过洪其昌吴获判无罪,吴乃仁则以背信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。但赖清德却未兑现承诺退出政坛。此一政治事件,后来还引发台南市议员谢龙介紧咬赖清德。(中国台湾网 娟子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机构介绍 | 报社动态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查询系统
博天堂918娱乐版权有所 ©2018博天堂918娱乐 copyright
设计制作:主页